血觀音.jpg

|2017|楊雅喆|台灣|年代、懸疑、女人|112分鐘|

 

54金馬獎,劇情片、女主角、女配角得主

 

這電影我看了兩次,猶記得第一次是在走出電影院之後,心情重重的,好像被這部電影的後勁拖著,所以腳步也跟著重重的。電影中的女人各個都如火如雷的,在檯面上是鸞飛鳳舞的談笑,但檯面下卻是雷厲風行暗鬥,就連片頭介紹角色的字卡也都只有上在女人旁邊,該說這是一段女人之間的故事應該也不為過。也因為自己遲遲不敢下筆,生怕寫得差了,便再去看了第二次。

 

男性本來是社會結構與傳統之中的「掌權」的位置,但在這部電影中卻被放置到「被動」的形象,形成的配角的狀態,電影中完全體現出「女主男從」的狀態,即使電影中仍是男人在爭奪那院長之位。所以說這劇本很厲害,可以用這樣的台灣舊年代背景,道出那女人與女人間的問題,女人與社會的問題,女人與男人的問題、女人與親子的問題,然後再扣回女人與愛的問題。

 

血觀音01.jpg

 

(以下有雷)

 

先說一家三代的問題,棠余月影、棠寧、棠真,這三個不同年紀女人在同一時期的互相依存與相互利用,一切都以愛之名在運轉,但事實上他們三個真的懂得什麼是愛嗎?看看數十年後的棠真如何對待在病床上苟延殘喘的棠夫人,就大概能說出一二。這種痛心很難形容,看著應該要在逆境中扶持的三人卻仍暗鬥著的這種感覺非常難受,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梗在我的喉頭上。

 

棠夫人的狠,是殺了棠寧,一方面是為了自保也怕事件波擊到真真,而我想棠寧早就知道這船是一艘前往地獄的船,但是她還是選擇上了船,只因為她想要在人生中擁有選擇權一次,報復般的不願繼續被魁儡所以選擇赴死,至少在最後這一刻她是自由的。但是棠寧在最後放了真真,當然是出於「要真真活得像個人樣」,棠寧的愛才稍微有點形狀的時候就被終結了。而棠真在親情、友情都碎的不成人樣的時候,選擇去追上愛情看能否填補那些缺陷,卻仍被現實給賞了火熱熱的一巴掌,被強暴的真真,一跛一跛的,走向了火車的門邊。

 

棠夫人的狠、棠寧的放、棠真的碎,成為了電影中很重要的三環,再來是棠真的碎有三個階段,為了說好這三個階段,便把棠真的篇幅比重提高了許多,但我想應該有些觀眾在第一次觀影的時候,會被那些閃現或是回憶給弄得糊塗。

 

血觀音02.jpg

 

另一部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劇本中裡的台詞,都很有力道,尤其是當那棠夫人講出「什麼都看淡了,但是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的時候,配上深處的棠寧遺照,說有多悶就有多悶。

 

再來更讓我驚豔的是(也很少人會提及的),電影中語言的問題,這部電影裡,出現了國語、台語、粵語、日語,共四種語言,在亞洲除了王家衛是語言狂以外,也鮮少有這樣的電影,但是導演楊雅喆卻把這樣的年代背景跟這樣的電影語言形式配合得天衣無縫。在那個台灣即將開始經濟起飛的年代,來台打拼的香港人、嫁給台商的日本人、本土的台灣人、甚至是原住民,都用的恰當而且精彩。這樣的語言形式不斷流轉的過程,是非常有趣的,不一樣的語言、就是會有不同的語態與感覺,那這些不同的腔調,更在電影中成為了一種符號,豐富了電影的元素與表演。

 

說到表演,真的非常精彩,不管主角配角都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特 的頭像
安特

黑色景框裡的空白

安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